閔玧其帶著書包和筆電回家。這個時間他的爸媽都不在家,因此他在家裡做什麼都沒有人會發現。

 
他走上二樓自己的房間,把放在地板一塊鬆脫的木板下的鑰匙拿出來,打開書桌抽屜。拿出裡面的一個小吊飾和一個防水仿皮包。
 
那個小吊飾其實是裝著乙醚的噴霧劑,還混著些許的乙醇,是他自製的麻醉藥。
 
他準備好之後,把東西放在桌上,就下樓買飯吃。
 
閔玧其一邊吃一邊看著時鐘,上頭顯示著“7:25”。
 
“再35分……”他毫無表情的低聲說道。
 
這35分裡,他寫完功課,收了書包,洗了澡,還把一首曲子想好了。
 
“現在時間,8點整。”電子鐘傳來女聲。
 
閔玧其回到房間戴上栗色的假髮,穿上女裝,畫了淡妝。拿起瑞士刀,微型噴霧和防水包後就出了門。
 
他的目標是朴智旻的國中同學:呂俊良。這個人十分好色,為了接觸女生,國中畢業就輟學去pub打工,至今不知已有多少人被他以交朋友侵害。
 
閔玧其要穿女裝就是這個原因。而且他的腿又細又白,只要不出聲就連朋友也可能把他認成女生。
 
而且,只要他扮成女生,到時警察要查也是查女生,絕對想不到他是“男生”。
 
夜晚總是特別寧靜。雖然還沒半夜,但已有些許家庭熄燈。安靜中的唯一吵鬧聲,就是這間24小時營業的pub——silver moon銀月暗流。
 
他緩慢,優雅的走進裡面,甜美的臉蛋立刻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,尤其呂俊良更是死死盯著他。
 
“服務生,我要一杯伏特加。”閔玧其在吧台旁的椅子坐下,低聲的跟呂俊良說。
 
呂俊良假裝的關心他“小姐,妳的聲音聽起來好像感冒了,喝這種酒不好吧?”心裡卻想著“伏特加這麼烈的酒,她一定很快就醉了。”
 
閔玧其裝作生氣的瞪著他“我想喝不行嗎?”
 
被他這麼一瞪,呂俊良更加陷入前者的魅力裡。
 
兩個小時後,閔玧其終於把那杯伏特加喝完了。令呂俊良意外的是,他的酒量以外的好,一整杯伏特加竟然沒有讓他醉倒。
 
閔玧其付了錢後,假裝不小心把偽裝成吊飾的噴霧劑留在吧台上後,便走了。
 
“小姐!你的東西!”呂俊良拿著那個吊飾對他說。
 
 然而閔玧其卻假裝沒聽到,逕自走往死巷的方向。

對於附近十分熟悉的呂俊良看到他走向死巷,便生出了邪惡的想法。於是他偷偷跟在閔玧其後面,直到進入了死巷後才開口。

“小姐,你的東西…”

“啊!謝謝!我很需要這個呢。”他低聲的說。手也一邊打開上面的蓋子“對了我給你看這個。”

當呂俊良一正視閔玧其,後者便按下噴霧,乙醚和乙醇的混合液便全數被前者吸收。瞬間他的腦袋變得昏昏沉沉,卻充斥著歡樂的感覺。在意識消逝前,他只聽到了一個男聲“哼……愚蠢……”
***
“你是誰!我又不認識你!”當他漸漸從歡愉的夢境醒來,就感覺到自己已無‘腳踏實地’,身體被吊在懸空的鋼絲上,手腳被牢牢幫助。全身唯一能動的地方,只有嘴。

“哼……你等下就知道了……現在,我們先來玩個遊戲……”閔玧其戲謔般笑著。

他單手把瑞士刀打開,被磨的尖銳的刀鋒閃著光芒。

“你……你要幹什……”呂俊良還沒說完,他便已永遠說不了話。一張嘴連皮一起被削到地上。而原本在他臉上的嘴,早已消失無蹤。

漸漸的,他身上的皮膚、器官被一一切掉,先是嘴,然後手,腳。到最後,閔玧其一刀把他的頭砍斷,結束他短暫又骯髒的人生。

“嘖……骯髒……”閔玧其嫌棄道。

他把屍體收進防水袋裡,到一旁的洗手台清了清身體和手,便帶著屍體走了。

他繞過沒有監視器的暗巷,走回家中。把防水皮包裝進垃圾袋,綁緊後便放在門口旁。

閔玧其洗好澡後,把家裡的垃圾收一收,便拿去垃圾場丟。

他操作著機器,開啟焚化爐,把垃圾燒掉。

這是垃圾場看守人賦予他的權力。由於他幫忙把這座機器修好,看守的大叔便把焚化這個重責大任交給他了。

結束後,他漫步回家,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。

夜晚終究恢復了寧靜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自己寫寫都害怕……
今天才放寒假……
我的推特帳號連結在側欄,可以去看看喔!
留言啊啊啊啊啊啊!!!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zel雨桐 的頭像
Hazel雨桐

Dreams of Heather.

Hazel雨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87
  • 啊耶留言(手刀衝) 繼續繼續更啊 我想知道為什麼殺的人都和智旻有關
  • 最近很忙沒什麼時間想後續(藉口
    我小小腦洞一篇要想很久欸XD
    謝謝喜歡~會盡快生(?)出來的😀

    Hazel雨桐 於 2017/03/04 21:57 回覆